專題報導

2017-01-09 10:49:08BY Panda

逆流而行重返電競,閃電狼新科教練Winds專訪

舉目當今電競圈,無論歐美或華人圈的電競選手,除了拿下世界冠軍外,他們通常都還有另一個目標,就是成為知名實況主,因為實況主的待遇相當優渥,頂尖者年收入數千萬台幣都時有所聞,退役後成為實況主的這個選擇,也是近年來這個圈子最盛行的潮流。

 

 

在去年年底,知名實況主 Winds 陳鵬年在其臉書宣布將加盟閃電狼並將擔任教練的消息一出,一舉震撼了台灣的電玩實況圈,因為 Winds 可謂台灣的第一線遊戲實況主,除了知名度外形象也相當正面,只要穩定保持,相關的遊戲工商與實體活動肯定絡繹不絕,而他竟然決定把未來大量的時間放在教練職務上,如此的抉擇等同逆流而行,當大家都從辛苦的電競圈退役下來當相對輕鬆的實況主時,他卻毅然重返電競,這當中的堅持與掙扎,將是本次訪談的一大核心。

 

Joeman問(以下簡稱問):大概什麼時候搬去台中?住的還習慣嗎?

Winds答(以下簡稱答):

今年十一月底從台北搬下去的,住在台中逢甲商圈這附近,生活機能算是比較好的,不僅離上班地點近,要去其他地方的話交通也還算便利,日用品的採買也很方便,相較之前住在台北內湖,在各方面來說都是很不錯的,便利很多。其實也是有住閃電狼宿舍的這個選項沒錯,不過由於子芸(Winds 女友)的關係,住在外面還是比較合適一些,而這個決定,也是跟隊上溝通商量之後的結果。

 

問:之前的訪談提到你蠻常看 PTT 的,都看什麼板居多?

答:基本上我只會看 LOL 板,常常掛在那邊看看有什麼八卦或是有什麼新聞,像是動哥開台,也會點進去看一下,閃電狼的隊員們都很愛看動哥的台,而這個風氣主要是宏宏帶起來的,還記得有一次宏宏在看國動玩達瑞斯,玩一玩動哥就突然喊「聊天室戰車開出來!」宏宏就也跟著大叫戰車開出來!真的是很好笑,不被他影響都難,其他的話,八卦板偶而會去逛逛,不過東西比較雜,個人比較不是這麼喜歡,Joke 板會進去笑笑,但嚴格說起來不算太重度的使用者。

 

問:剛剛聊天室子芸說你會看西斯板(Sex)?

答:沒…沒有齁,不要亂講,就偶而…偶而會看啦,剛好心血來潮會看一下(結巴)。

 

問:你是少數選擇先去當兵的職業選手,聽說當兵時有許多悲慘的故事?

答:最悲慘的故事,應該就是被前任女友兵變吧。

其實這段感情在我入伍前就隱隱覺得可能沒有辦法再繼續走下去,也有自己告訴自己如果那天真的來了,要有心理準備,不過那個時候因為人還在外面(尚未入伍),覺得應該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。

 

大家都知道當兵的時候,新訓的那段日子是最難熬的,新訓大概會持續 3 個禮拜的時間都不能放假,在那段期間自己就有感覺到和前任的情感似乎有點生變,不管是跟她的感情還是軍中的訓練,好不容易熬過新訓這段期間後,還是分手了,真的是一輩子都忘不了的痛,比起在外面失戀分手,在軍中沒有其他事情能夠分散注意力,孤身一人來到軍中做著自己所不喜歡、不想做的事,那種希望能有人可以給予自己精神上的支持、鼓勵的期待,失落感真的非常大。

 

當時還沒進去軍中的時候,就有抽菸、熬夜這些不好的習慣,再加上上夜班、壓力的關係,身體不好,體重曾經到 64 公斤,然而結束新訓,分發下單位後,就瘦了 10 公斤,主要是在海軍新訓的時候,得了膽結石,那個真的超級痛,疼痛指數跟生產的等級是一樣的。但更誇張的在後面,還記得我那個時候開始痛的第一天,被送到陸總,居然都查不出來是什麼原因,半夜三點被送回軍中,隔天還跟著部隊一起操練,到了中午我真的不行了,冷汗直冒,部隊就又把我送到了空總,結果竟然還是找不到我疼痛的原因,再度被送回到部隊上,到了晚上我真的痛到哭出來,才又送我到海總,終於檢查出來是膽結石了,整整過了三天的時間才找到病因,也因為拖了太久的時間沒有治療,我的膽整個都潰爛了,導致最後直接把膽囊給切除,所以我現在是無膽之人,俗辣。

 

那個時候住院,不僅家人,也有請我的前任來看我,雖然那個時候已經分手了,但還是抱持著一點點的希望,沒想到她竟然跟她的新男朋友一起出現,她是被她男朋友載來的,雖然這很殘酷,但我覺得這並不能怪她,畢竟在發生這件事前一年,我有先劈過腿,不過她都做的這麼絕了,我在親眼看到這樣的景象後也徹底死了心;感情並沒有誰對誰錯,算是活該吧,也是多了一點經驗。

 

在新訓的時候兵變,中間得膽結石,最後快退伍的時候,得知了前隊友拿下世界冠軍的消息,看到報紙上報導 TPA 拿下冠軍的報導的當下,是替前隊友 BEBE 開心的多,我跟 BEBE 那時候有一起組隊參加過 G1 大賽,只要拿下冠軍,就可以得到 TPA 的合約,不過很可惜我們拿到了第二名,當時就想既然沒有機會,那就踏踏實實地繼續過日子,先去當兵。後來想想確實有些可惜,但也因為看到這個消息,覺得電競這條路似乎是可行的,能夠當作職業、可以賺錢的一份工作,所以在退伍之後就去參加了選秀會,也順利的成為了電競選手,天時地利人和,運氣真的很好。

 

Winds 當兵時經歷了兵變、腎結石跟前隊友拿下世界冠軍。

 

問:從選手到賽評,總會遇到很多酸民,什麼言論是你印象深刻?

答:我認為身為一名選手,如果表現不佳,被罵是很正常的事,我自己來說,看了雖然會難過,但也就把這些化作力量來讓自己成長,但我最不能接受的是曾經有人留言,「你媽把你生下來,打成這樣,你媽一定不是什麼好東西」,我看到這個言論的當下,直接氣炸,我覺得自己打不好,是我的事情,罵我可以,但你絕對不可以去罵我的家人,我能夠忍受嗆我的言論,但嗆我的家人,不行,沒事問候我家人幹嘛?你又不了解他們。

 

其實剛開始也並不是這麼的對言論這麼免疫,剛開始我的表現也被 PTT、網路言論影響的非常嚴重,大概是 S3 世界大賽到剛加入 TPS 的這段期間,是我最低潮的時候,那段期間對自己非常沒有信心,甚至對於比賽感到害怕,失誤一出現的當下並不是去想怎麼去補救,而是想到網路上正在怎麼樣攻擊我,有這樣的念頭之後該場比賽當然就沒有好結果了,很慶幸自己能夠走過這個低潮期。

 

問:以前作為職業選手,印象最深刻的一戰?

答:印象最深刻的比賽當然是身為橘子熊的隊員時,在 S3 的世界資格賽對上 TPS 的比賽了,那時候不僅沒有人看好我們,就連我們自己的隊員都比較看好 TPS,所以對於我們能夠拿下這張世界門票,連我自己都感到訝異,也或許是因為我們能夠用比較平常心的心態去面對,才拿下這個BO賽的;當時我們的粉絲數量非常的少,和 TPS 比起來是 99:1 吧,所以當一確定比賽結果的當下,整個小巨蛋沒有人歡呼,鴉雀無聲,小巨蛋變成了巨型圖書館,一點也不誇張,就連比賽過程中,當我Gank成功了,現場就會「噢…」但反過來講如果小安 Gank 成功了,就會「阿阿阿阿阿!!!!!!!!」,還記得我搶到巴龍的時候,現場整個都是噓聲,不過打臉滿場觀眾的感覺,真的是很爽!當發表感言的時候,我提到「希望能夠為台灣在 S3 世界賽中拿下很高的成績,有沒有人支持我們? 」台下依舊沒有反應,恩…原來我是來到圖書館啊!大家都好有禮貌喔!沒有啦,還是有一點點歡呼聲啦,不過不算很多。

 

還記得贏下比賽的那個當下,我們五個隊員真的很開心,牛排還開心到跳進溫泉(牛排當時使用札克),害我們黑超久,網路 PTT 上都說我們敗人品,我跟你講啦!如果 TPS 贏了這樣跳我們溫泉絕對不會被黑的啦!粉絲太少了,做什麼都被放大檢視、被當壞人看。

 

Winds 說他喜歡當反派,而當時 S3 的橘子熊的形象就很像反派

 

問:以前作為職業選手,印象最深刻的對手?

答:其實老實說,我被打得最慘的一次,就是面對到 SKT T1 的 Bengi 的時候(下稱雞哥),他在 S3 的世界賽上整個把我打崩,所以之後只要有 SKT 雞哥在的比賽,我都會把他捧成神。不過老實說在 S3 的世界賽的那段期間,我的狀態並不算太好,雖然雞哥真的很厲害,但不如說我自己就已經爆炸了,雞哥絕對是我無法抹滅的痛,我真的很喜歡他。

 

問:你在退役前被譽為非韓最強 JG,那麼你認為巔峰時期的自己與巔峰時期的 Karsa 誰比較強?

答:講什麼他都會在聊天室嘴我啊!好啦,如果我再年輕個 6 歲,我絕對是屌打他。

(Karsa 在直播聊天室:「想多了啦」)

簡單來說,我那時候是非韓最強 Jungle,不過我一退役的那個時候,英雄聯盟整體的玩家以及選手們在意識、操作上,都有一個非常巨幅的提升,所以也說不準,但我覺得 Karsa 是能夠與韓國打野選手匹敵的身分,這是我所做不到的,但就巔峰期而論,Karsa 還是比我打的好很多,痾,也沒有到好很多,就是好。

 

問:所以他的稱號連非韓都拿掉了,直接是世界頂尖 JG?

答:(沉默 5 秒)…應該啦

 

問:你是不是不太想吹捧他?

答:我是不太想吹捧他啦,好啦,不過他現在真的 6

(Karsa 在直播聊天室:「潮爽Der」)

(子芸在直播聊天室:「兩個都被雞哥虐XDDDDD」)

 

Winds 跟 Karsa 兩人都曾被譽為世界頂尖 JG,有趣的是未來 Karsa 比賽時背後站的會是 Winds

 

問:退役轉型成實況主的過程中有沒有遇過什麼困難?

答:那個時候剛退役,準備轉型成實況主的時候,Mistake(下稱摸史)幫助我非常多,那個胖子…啊!摸老闆,陳老闆,他給了我非常多「前輩的意見」,例如開實況該注意什麼,簡單來說,摸史提供給我不少的目標;當初我的粉絲有非常大的一部分是從他那邊過來的,以同期來講,摸史的實況在當時算是很成功的,他在實況中也常常找我雙排,或是呼籲大家多來我的台看等,增加我的曝光度。今天我的實況能夠成功,摸史-陳老闆真的幫了我很多,非常感謝他。

 

問:為什麼要 cos 弗利沙大王侵略地球 8 小時?還割人胸毛(Jay)?

答:那時候是 AHQ 要去打季中邀請賽的時候,我跟傑哥(Jay)下的賭注,當時我真的認為 AHQ 不會贏 TSM,而那時候正好七龍珠的弗利沙出了電影版,所以我就發下豪語,「如果 AHQ 打贏了 TSM,我就 COS 弗利沙大王實況 8 個小時!」 結果 AHQ 真的贏了,小安當時還發了文說「哥,為了你,盡力了!」還記得當時我的實況收看人數平均是一千到兩千人左右,COS 的當天收看人數直接飆到八千人!

 

當我得知祭品文真的兌現的消息後,就決定要把這件事情做到最好,還自己一個人去電影院看了七龍珠的電影,去揣摩角色的想法跟他的言行舉止,融入到角色中。還記得當天一進到放映廳,包含我只有5個人要看七龍珠這部電影,除了我一個邊緣人之外,旁邊也有一個邊緣人,而前面的3個人則是一起的,不過他們很High,所以我自己也看的很開心,不然我真的會覺得我這到底是在幹嘛;服裝是我自己準備的,還請教了許多人,妝則是子芸幫我化的,也因為這次經驗,綜藝魂的開關就被開啟了,實況的路線也趨向一個歡樂、與觀眾互動、娛樂的性質。

 

Winds 當時為了 Cosplay 弗利沙,花了相當多時間

 

問:實況主當的很成功,待遇也好,相較於其他選手退役後轉向實況主的選擇,Winds 怎麼反而會想回到閃電狼當教練?

答:其實我身邊的人,都非常不看好我這個選擇,就我目前實況的狀態來說,如果我繼續走下去,收入絕對會比這個教練職來的多,但在這開實況的 1 年多之中,看著台灣的電競比賽,常常會思考是不是有哪邊是自己能夠提供的幫助?能為檯面上的所有選手盡一點心力,能夠幫的上任何一點忙?再加上經營實況的這一年半,覺得自己變的很邊緣,可能也跟個性有點關係吧,久了以後覺得自己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、好的目標能夠去努力,雖然喜歡開實況,但興趣變成了工作,多少會有點走味。

 

這樣游移不定的情緒也持續了快兩個月,最後還是認為跟一群人一同為了一個目標努力,比較符合我的個性,也比較能夠滿足自己的生活,顯得不這麼乏味一點,後來也自己去問了一些人,而機會真的也不少,當然也有跟摸史談過,老實說因為我的台收看人數夠多,算是公司能夠跟廠商談判、接案的籌碼,而摸史在跟我討論的其間還是尊重我的想法跟選擇,他也說「如果我今天阻止你,但你繼續這樣開實況下去應該也不會開心吧。」所以也很感動摸史能夠讓我去做我想做的事,就我執掌教符的這段期間,實況會比較難兼顧,但如果之後有機會,我應該還是會把實況當作副業來經營,我覺得這樣的方式,我的台應該會變得比較有趣一點,自己也能夠更享受開實況的樂趣,同時又不需要硬想梗或是做效果,而選擇閃電狼作為我的新起點,是因為這是我所熟悉的團隊跟環境。

 

問:你也曾經當過 TPA 顧問,當時的工作內容是什麼?

答:其實那時候比較希望能把心力集中在實況上,不過因為 TPA 正處於過度期,而我這個主 Call 又正好退役,團隊的溝通合作問題有點大,所以我偶而還是會回去幫忙,例如稍微教一下新進的 JG 要怎麼打、如何與隊友有效的溝通等等。說實在的其實也沒有做什麼,打醬油吧,Loading 不是太重,那時候完全對比賽失去了興趣,如果沒有擔任這個顧問,我也是絕對不可能去當教練的,現在算是對 LOL 又重新燃起了興趣與熱誠。

 

Winds 宣布擔任閃電狼新任教練後也讓人期待今年閃電狼的表現

 

問:作為閃電狼新任教練,你覺得今年閃電狼哪些地方需要調整?

答:溝通以及 END GAME 的能力是絕對需要加強的部分,另外,由於目前版本的更新,遊戲前期的打法亦須有所改變,但不管是前期的營運、後期的遊戲走向掌握與結束遊戲的方式,總的來說,都還是囊括在溝通的這個項目上,因此這是我們目前最需要努力的地方;至於當隊伍擁有優勢的時候,該如何去穩穩的拿下勝利,這其實並沒有一個肯定的答案,他必須隨著版本的更替、選手當下的狀態以及對英雄的掌握,去思考什麼樣的做法以及如何去做,才是對該場遊戲最合適的。

 

問:未來不當教練後會回來專職實況嗎?

答:其實我蠻想要去開一間店的,或許是咖啡廳,不過應該會虧錢;老實說,我實況的這一塊並沒有完全放棄,這一年算是讓自己沉澱、思考更多其他的目標、實況能做些什麼樣的改變的一個期間,如果結束了教練職,我想我應該會思考一些其他的事情來做,實況會比較偏向副業的型態,或許能夠接一些主持、做做訪談吧,就跟 Joeman 一樣,這一年半的實況經營也讓我更了解自己,認知到自己並不適合做全職的實況主,我的個性比較適合有一個大的、明確的目標去努力,同時輔以實況,我想這樣的實況內容,會比較有內容、有更多的東西能和觀眾們分享。

 

特別單元:真心話時間─子芸與Winds家人的祝福

節目上播放了 Winds 家人特別錄製的加油短片,影片請見 Youtube

 

問:其實剛開始我們只想給子芸拍這段影片,但子芸表示你的家人們也非常支持你,所以也讓家人們一起加入這個小企畫,看完給自己的這些鼓勵與加油後,感覺怎麼樣?

答:(拭淚)…從小我就不是一個會為未來打算的人,而因為父親有些金錢上的問題,離開了我們,母親就一肩扛起了所有家計,一人兼了兩份工作,而我哥同樣是很為家裡著想,雖然當時是可以讀大學的成績,但毅然決然的選擇了職業軍人的這條路,為家裡提供穩定的收入,母親跟哥哥為了家裡,為了我犧牲這麼多,真的非常感謝他們,真的非常感謝他們為我犧牲了這麼多,我也把哥哥當作父親來看待,非常尊敬、感謝他。

 

問:有什麼話想對粉絲說?

答:首先我要先感謝前面都沒有提到的子芸,很多選手交女朋友,對他們來說是不好的,但我很幸運,子芸總是很成熟的陪在我身邊,在工作繁忙、心力都放在比賽上的時候,不會打擾我,不論輸贏都在我身邊鼓勵我,讓我更有動力,就算輸了比賽也重新有信心去面對接下來的挑戰,也不僅僅是在選手的階段,在轉職成實況主,到現在的閃練狼教練,子芸都非常尊重我的想法和決定,默默的支持我、提供我幫助,我深信如果沒有子芸的話,我的人生沒有辦法過得像現在一樣這麼的順遂,她真的幫助我非常多,非常感謝她。

 

還記得,我最佩服她的是,當時我在 TPA 的時候,怎麼樣都找不到閃電狼隊員的韓服 ID 帳號,把這個擔憂分享給子芸聽後,她表示她要出馬,於是,先鎖定了蛇蛇(Swordart)跟媽寶(Maple)的帳號,從韓服菁英開始一個一個過濾,對照著他們在台服的所使用符文、天賦點法,第一頁是放什麼、插哪些符文,對了以後再看到出裝習慣以及召喚師技能,交叉比對,最後終於被她給找到了這兩個小王八蛋,也得知了他們當時在練什麼,雖然他們在最終的對戰上並沒有出。

 

問:聊天室都在刷「該娶了」,我就先不慫恿你了…

答:她有去算過命了,老師說屬雞的她今年如果不「怎樣怎樣」,就會有血光之災。

 

問:你是說嫁娶嗎?

答:欸欸!我沒有說…

問:今年好像是實況結婚年耶?好啦,這個場子不夠正式,我們下次 SET 一個更猛的場子來求婚。

答:這個場真的太弱了,比某 X 姓實況主還要弱太多了,雖然他們那個就已經很廢了,我們不能比他們還糟糕。

 

問:好,那感謝完女友,最後有甚麼話想跟粉絲說?

答:最後,感謝支持我的粉絲們,未來這一年實況的部分應該沒辦法放太大的精力在這邊,畢竟我要盡全力的把心力投入在閃電狼,我所執教的隊伍上,但只要時間、體力許可,我會盡量抽時間出來陪大家,當然還是會是以隊伍為優先,希望我在擔任教練的期間,還是能夠和以前一樣支持我,也謝謝妳們一直以來的支持。

 

還有,在這邊呼籲一下,最近開台會比以往少很多,有訂閱的可以趕快退一退,大家還是不要浪費錢,但抖內(donate)的沒關係阿!可以把訂閱的錢拿過來抖內,訂閱的錢可以省,抖內不用啊(燦笑)。

 

完整訪談影片:

 

下集來賓預告:實況主聶寶

編稿: Mr.布里-許瀚升

主持人:Joeman(曾任台灣職業電競賽評與科技業產品經理,現為電玩實況主與主持人)